如果不是那件事,可能我今天还是一个纯洁的学生妹。 不,我还很纯洁,还很斯文很可爱…身材虽然不太高, 可是有些地方发育已经很成熟…若果以跟我交往过的男孩子作评价我样子的标准的话。 毕竟我年纪比同学大一年,总是有点觉得光阴不可浪费的样子, 当我接到升中的派位结果看到一间人名纪念中学时「这是什么中学来的」旁边的同学不经意地问, 我的心就沈了下来、绝望、无助。 我决定自己来寻找机会。 我到了一间校服公司,买了套上智校服,那是一套水手装, 白色配衬蓝色真的很有学生的淳朴风格。 之后又买了新的黑皮鞋,是前面有一个大蝴蝶结那种, 配起校服来穿挺漂亮的。 然后,我穿着它去面试,还在头上插了几条黑色的发夹, 用浅蓝色的星星发束扎起辫来希望能留下好的印象, 连校服都买了证明我非入不可。 「你叫颖欣嘛…成绩都很好,可是你比同年的同学年纪大一年, 我们是没办法收你进来的…」那面试的老师上下打量着我说。 「可是,我真的很想进来呀,你看,我连校服都穿来了…」「无疑, 你穿我们学校的校服的确是挺好看的还烫得很笔直, 裙子也是起角的。 」那老师走近了我: 「若果你想入黎,就听我的说话, 好吗」我害羞的点了点头可是,那老师继续趋近, 一下子拥抱着我从肩上的水手服抚摸到那上衣的边缘, 在他的抚摸面前我不知所措: 「可惜的是 你穿的是高年级同学的校服喔如果你是穿低年级同学的连身裙, 现在就不会被我拿到…呀」说着他的手已经到了我双乳的位置不断的捏。 我被他压到书桌上蹂躏,刚开始发育的我那时已经穿胸围了, 可是他在里面一下便扯了下来他想强吻我, 我侧着头不让他这样做: 「不…不要…呀。 」「14岁既小妹妹呀,你皮肤又白,人又可爱, 你入到黎先生一定锡住你架。 快d揽住我,比我过下手瘾,我就收你入黎!」他在舔我的脸颔, 我逆来顺受为了读好学校… 我勉强地搂住了他, 他亲吻我一手在上衣外面按着水手服胸前的一个V字位, 一手掀起了那浅蓝色的裙摸我的大腿越来越激烈了。 然后,他的手在内裤外上下摩擦,我感到奇痒难当「其实你好想同先生做爱, 系咪」「嗯…呀…」虽然我很不愿意 但我强作愿意: 「我想ar…阿sir快d黎扑湿我ar…」我为我说出那么淫秽的说话而可耻, 可是身体却一边顺服着他的意思「来。 」他一下子就将我的内裤脱了出来,然后把我的双腿抬了上去, 「系格仔底裤阿你真系好正。 」他站了起来把我拖到台边: 「估唔到你细细个着起白袜黑鞋都已经咁正, 阵间黎料个阵尽量用对脚揽住我呀。 」说着他将我的白袜尽量丘高,然后便把手指轻轻插进我的私处, 「呀!好痛…」我不自主的叫了出来可能他见我叫痛, 然后他的头埋到我的私处用他的口不停湿润我的阴道口。 我顺着他的口部节奏「呀…呀…丫…唔好,唔好亚, 唔…….唔 …… 呀 …….. 呀…」我还装着很享受的样子。 「黎,同我含」之后便把我拖了下来,跪在地上, 他便脱下裤子把阳具塞到我的口里我还是第一次见, 真的很核突可是我还要假装如获至宝一样在喘, 「嗯嗯,呀,正呀…」那老师顺着我的发夹抚摸着我的头, 再泼开我的秀发露出我可爱的脸蛋,欣赏我「卖力」的为他口交的样子 …….. 不久 …… 他呀了几声, 便射入我的口中。 我觉得很难受,「黎,用条利再同我整干净佢」我帮他出火射精后, 再加上在学校里他不敢胡作非为以为完事 ……我现在回想, 真的太天真了低估男人的慾望 ……..之后他伸手穿过我胁下, 抓着我的双乳把我趴在台上,「先生要同你入学喇。 」我正奇怪、思考那句说话的意思 ……. 「呀…呀呀!!唔好ar, 唔好arrrr痛呀」一阵面所未有的剧痛,在我下身传来, 他在后面用狗仔式把下体插进我的私处并一口气攻陷守着我阴道十四年的处女膜, 当时我的心十分难过为了读名校,只好死忍, 但眼泪都无法不流下。 其后他慢慢地移动起来,乳房在水手服V字位下蓝色的校鰴上不停在晃动, 我就像乖巧的小猫一样扶着台边任由他鱼肉「呀, 呀呀,轻一点呀」「你下面好窄我插得好enjoy… 呀」他把我弄转身, 把水手服掀到乳房上面正面抱着小巧的我,搂着我继续抽插, 我忍着下身破身之剧痛听他的话把双脚交叉放在他的后面, 鞋袜都没脱他就如狼似虎的拍、拍、拍在插, 向上顶校服胸口上美丽的铁章就丁丁作响。 我觉得很害怕,可是那时只懂伸手抱着他的颈, 全身搂着他好像跟他结合一样,希望减轻身心的痛苦, 不过我都忍不住要叫: 「呀!呀!呀!先生 我就黎唔得喇...好痛、好痛啊」「你好叻女呀…黎…呀 呀呀,我要射喇」我感觉到有一股热流射到我里面去了, 我再一次流下伤心的眼泪。 我疲惫的躺了下来,感觉就像身体再不是自己一样, 那面试的老师提起裤赶赶急急的也不吭声就走了, 我还在慢慢喘气我勉强地穿回校服离开,看到学校里面一些高年级的同学的确穿着我的校服, 低年级的同学是穿着条蓝色皮带的我看来是买错了, 心里觉得很害羞为什么别人来读书,我却在做这些事回到家里就当没事发生一样, 结果等了两星期,也没收到取录通知。 我感到被骗了,不住在房流泪。